闭关初体验

Read in 英语

日前参加十日内观静坐闭关,上星期天刚出关。哇,什么闭关出关的,真有点修行人的味道,装模作样,哈哈哈!(2015年后记:这以后我又去了两次,表现有突破性的进步。一直想记录下来,但是就如同我生活中许多其他事情一样,这只不过是我长得不行的待办事项的其中一条。如今记忆模糊,是否还有记录的可能或意义?)

clouds FQ

不过,这真的是闭关,而且闭关真的很不简单。我竟然参加了,而且平安出关了,我真的觉得自己……太了不起了!

这闭关跟素食没什么关系,但是我想,健康既然是身、心、灵三方面的平衡,那也算契入我部落格的主题吧?而且,我觉得内观静坐的理念跟断食很接近,我亲身体验过断食的利益,所以很能接受内观的方法。当我们把杂念去掉,停止往内心继续输入垃圾,那么堆积如山的累劫累世的业,就能一一浮现出来。而我们如果对之不起任何习惯性反应,就如同断食的时候,对排毒现象不恐惧,不施与药物把它压抑下去,那么,浮现上来的负面的能量,就能一一被净化。虽然葛印卡老师用的是开刀手术的比喻,但是我基本上是个不怎么赞同开刀手术的人,所以就以断食的理念来解析。断食是身体自我康复之道,内观静坐则是心灵自我解脱之法门。

本来呢,因为我在静坐方面实在是连大门都没踏入的门外汉,是糟透的坏学生,没什么资格跟人分享,但是我又想,总也有人跟我差不多,总会有人在门口徘徊不前,把我这初学者真实的体验,真实的感受跟大家分享,也能给一些初学者提供些许的参考吧?内观的方法,不限于佛教徒,任何宗教任何信仰的人,都能学习。

因为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而且在里头的日子几乎每天一样,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但我尽量如实记述。

第〇天:

我们从新加坡坐车抵达马来西亚关丹,到内观中心大约是傍晚5点多。报上名字,把手机等交上去以后,就到各自的寝室。一进去,有一点意外,一点失望,虽然只是那么那么一丁点,但那感受毕竟生起了。哟,房间这么小啊……。其实这是个很好的地方,只是,因为听很多人说关丹中心的环境多好多好,内心把这地方美化了。哎小姐,这是闭关耶,你道是度假吗?真是岂有此理……

有个洋小姐,我一见她就生起仰慕之心。这姑娘是光头的。而且剃光了头,好看之极。我也时不时有剃光头发的念头,但是总想,我头型奇怪,剃光头肯定很难看。自我意识那么重,还剃什么光头!但是这洋小姐之所以让我钦佩,不只是因为光头,更因为她渗透出一股气定神闲,安详和谐,从容不迫,和蔼可亲的气质。我什么时候能修得像她那样呢?

晚上睡得不是很好。迷迷糊糊快入眠之际,感到如波浪般侵袭而来的相当剧烈的惶恐,内心似乎在叫喊,这精神的排毒,以后再做吧……也不清楚是不是已经入了梦境。

第一天:

我们的作息时间如下:

4点起身

4点半~6点半在禅堂或房间静坐

6点半吃早餐、休息

8点~9点在禅堂静坐

9点~11点在禅堂或房间静坐

11点~1点吃午餐、休息

1点~2点半在禅堂或房间静坐

2点半~3点半在禅堂静坐

3点半~5点在禅堂或房间静坐

5点~6点茶点(水果或饮料)

6点~7点在禅堂静坐

7点~8点半听葛印卡老师录音开示

8点半~9点在禅堂静坐

9点~有疑问者向助理老师请益,否则睡觉!

4点,钟声响了。4点半以前我乖乖地进入了禅堂。闭上眼睛开始静坐,很快就感到一阵晕眩,大概持续3分钟左右吧。啊,灵性排毒来了来了,来吧来吧,哈哈……大概只是因为睡眠不足吧,无聊……

尽管睡得不够,但是头一个小时还相当精神,但是到了第二个小时,就开始昏沉了。到了9点~11点那场,助理老师说新生可以选择回寮房继续用功,开心得不得了。因为,我要回去睡觉。

昨天我们受了五戒(旧生八戒),老师也几番提醒不可破戒,不可不遵守闭关规矩,我想,睡觉跟戒律或者规矩好像没什么关系吧,反正我眼皮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一到房间,倒下就呼呼大睡,将近11点,突然惊醒,哦,吃饭时间呐!太高兴了……

下来的几天,除了睡觉以外,吃饭时间是我唯一的期待,唯一的寄托。简直像动物。本来打算守八关斋戒,过午不食。(新生可以吃水果喝饮料,旧生必须过午不食,只能喝柠檬水。)但是,5点,进入食堂,看着那香蕉,我就想,这可是我能在闭关中心吃晚餐的唯一的一次,傻瓜,不吃白不吃。

我这决定想必是正确的。因为,我的精神状态,根本不能守八关斋戒。每天,6点半的早餐,11点的午餐,5点的茶点,我几乎都是头几个先到食堂的人,等着吃饭的铃声响起、食堂的大门开启。来得最早,吃得最多,走得最晚。本来就是恐龙般的胃口,但是在那里的日子,我简直狼吞虎咽,看着一些慢慢咀嚼的同修,无地自容啊,不觉想,自己不是细嚼慢咬型吗?虽然我不是因为觉知着每一口而吃得慢,而是动作本来就慢,同时又胡思乱想没活在当下所以慢……每次到了吃饭时间,就感到高兴,感到一种解脱,但是一吃完,就又陷入不知所措。下来的时间,到底该如何度过呢?

闷、死、了。

不,“闷”根本不足以形容我的情绪。那几天的日子,简直像过山车一样,情绪起起落落。槟中老师的形容太恰当了:情绪排山倒海地来。上上下下,非常难受。说实在,现在我已经不能真切地回想起那时候的感受了。人真是健忘,过了逆境,回到顺境,就把那么真实体验过的痛苦抛在脑后了。到底那时候是怎么个痛苦法呢?

烦躁、烦乱、烦闷!除了烦还是烦。有什么好烦呢?顿顿饭有人免费提供,好吃好住,除了坐下来观察呼吸以外没有别的任务,世上还有比这更清闲更舒服的日子吗?

关键可能就在于静坐做得如何了。一闭上眼,杂念纷飞,思绪不断,真实经历过的、自己虚构的故事,一个接着一个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涌现。

杂念如大浪般不断向我冲来已经有点喘不过气来了,我还对中文翻译的发音和用词吹毛求疵,这里发音错了,那里词语搭配不恰当,甚至连葛印卡老师带领我们静坐的声音,也让我听着烦得不得了。我都静不下来了怎么还在讲,还在讲,怎么还不停,还不停?更受不了的是,那唱诵!那印度式的唱诵!我向来听不下印度曲,看不惯印度舞,如今,一天好几遍不停地不停地听,天啊,怎么从来没有人提起有这样的唱诵?我听得快要发疯了!我丝毫没有贬损印度文化的意思,但是,那种音乐我就是听了感到全身极度不舒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不是我跟印度结下了什么恶缘?可能就想有些人看到中文就反感一样?

观察呼吸,观察呼吸,观察呼吸……

黄小姐,这么简单的指示,你怎么都遵从不了?!?!

腿很麻。腿很疼。受不了啊!

于是,静坐的时候,我时不时变换姿势。变换姿势的时候,很自然地,我睁开眼睛,东张西望。一会儿看看后面的挂钟,一会儿看看其他同修们,一会儿抱着双腿明目张胆地胡思乱想。有一两回,发现女助理老师也睁大着圆圆的双眼看着我。

下午3点半的时段,轮到我们新生被特别交待留下来了,轮流到老师面前,向老师报告我们的情况。

“方麒……”

哎哟,虽然是很温柔和善的声音,还是把我吓了我一跳,竟然把我的名字也记住了!除了问我观察呼吸的情况如何以外,老师竟然还特别吩咐,不要睁开眼睛……天啊,坏学生被盯上了!我腿麻换姿势啊,换姿势也不能挣开眼睛吗?对。可是我很烦啊。不要跟着思绪跑,念头来就来,走就走。唉,我心里想,这道理槟中老师也反复教过,我知道啊,我明白啊,我晓得啊,不过……可是……但是……哪儿这么容易嘛!

第二天:

4点,钟声响起,我打算偷懒不去,继续睡觉。反正4点半那场,是可以在房间自己用功的。念头甫落,墙头突然传来一阵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好大好大的壁虎的叫声,真像是很坚定地毫不心软地催促我起身。不会吧?别理它,继续睡!可是马上耳边就传来嗡嗡嗡、嗡嗡嗡,天啊,连蚊子菩萨也赶来叫醒我。
基本上第一和第二天都过得差不多,同样是烦躁,烦乱,烦闷。我变得越来越沮丧。

每一场静坐结束的时候,一大半的学员都非常恭敬地合掌礼拜。方麒,你不能不感恩,你不能这么傲慢!但是,我就是生不起丝毫感恩之心。我就是烦,烦,烦,讨厌,讨厌,讨厌!

方麒啊方麒。每天在家里让你早晚做个十来分钟,你都这么辛苦了,竟然还指望让十日的闭关把你好好修理一番?这不是异想天开自讨苦吃吗?你要想好好度过下来的八九天,就请你好好用功吧。反正不努力静坐,在这地方你还能干什么?你来这里为的是什么?为的是这么烦躁地过日子吗?你不能不好好享受这段日子啊,你不能把这宝贵的时光浪费了啊,你不能不喜欢静坐啊,你必须爱上静坐啊!!!但是情绪就是转不过来。

闭关期间,我们必须严守神圣的禁语,不但不能跟任何一个同修说话,而且也不可以打手势或者做眼神交流。我本来就沉默寡言,平时让我多说话反而有点困难,所以这方面我并没有担心。但是今天,我发现有点辛苦。5点,我给自己倒薏米水,竟然倒了一桌子的薏米水,自觉笨手笨脚很可笑,很自然嘴角就露出微笑,想给排在后面的人也倒一杯,反正茶壶都要提起来的嘛,顺便嘛。谁知道对方一脸严肃不让我倒,啊,严守禁语呢!唉。还有,有时候突然抬头跟人四目相交,很自然地就想微笑,偏偏还得装作没看到,啊,有点烦。连微笑这习性反应也得去除?!

第三天:

不知道为什么,这天早上我觉得分外开心。静坐也做得比较顺利,吃早饭时也莫名地感到开心,啊,看来有好转的迹象了!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无常啊!

下午那几场是我最难熬的。因为天气实在太热了。热得一身粘粘的,难受极了。这天,我同样地很难受地熬过了1点那场。因为昨天,男老师2点半进来以后,风扇就都打开了,所以今天,我期待着老师2点半进来以后会为我们解除痛苦。
2点半,老师进来了。可谁知道,我的救星非但没帮我把其余的风扇打开,竟然还把开着的风扇关小……我愣住了,无法相信,救星摇身一变成了克星!不只是我一个人感到热啊,大家都汗流浃背,要么不停地擦汗,要么不停地用衣服扇身体,老师你这是怎么搞的嘛!虽然说内观静坐不鼓励开风扇,虽然说风扇会影响我们观察身体的感受,虽然说接受不愉快的感受本来就是我们要学习的课题,但是!但是!但是!我们是新生,我们还没有修得圆满的平等心,我本来就够烦了,心本来就静不下来了,这么热,叫我怎么静坐,怎么静坐,你分明在考验我不是?!

就这样,我在极度烦躁中闭着眼睛尝试静坐。慢慢地这烦躁明显地变成了愤怒。不可以对老师起嗔心,你是来学习消除习性反应的,事情是这样就是这样,接受就没有丝毫的痛苦,不抓住好的感受,不退开不好的感受……

可是我依然痛苦,我依然气愤!这是必须留在禅堂的时段,但是我就是不要守规矩了。与其在这里继续酝酿嗔心,造作恶业,不如回房间好好冷静。于是3点出头,我起身离开了禅堂。

回到房间,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开始后悔来闭关。槟中老师说,每个人一生至少也应该参加一次十日闭关,参加过的同学一个个说太棒了,Winnie强调一生一次绝对不够,还说想永远呆下去,Adeline则说这是她一生最快乐的10天……妈呀,怎么会有人享受这样的日子?!

啊啊啊啊啊~!我将是第一个给老师负面报告的人,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也将是最后一次!我再也不来了,再也不来了!我不能为别人做好榜样,我是唯一失败的例子!我没有福报学习殊胜的法门,我就是业障深重!回去以后我不能跟人家分享,因为我只有负面的情绪,我跟人分享只会让人闻之丧胆退缩而不敢来,我不能造这样的恶业!要么我去把我的手机找回来吧,给老师打电话。但是,打电话说什么呢?有什么好说的?吐苦水?抱怨?就算抱怨,又能如何?还不是得乖乖呆到闭关结束?

又想,会不会有人来把我抓回去?隐隐约约好像听到有人敲门,不管他。

外面轰隆隆~轰隆隆,竟然要下起大雨来了。然后,很明显地,敲门声又响起了。我把窗户开了条缝,果然是事务长来找我了,示意我回去。

太热了,不回!唉,这念头一闪即过。你不是小孩了,怎么这样子给人添麻烦呢?

于是我乖乖地跟着她回去。

一坐下,眼泪就扑簌簌流了下来。真的是任性的孩子!别问我哭什么。我不知道,我就是爱哭。

但是慢慢地,心情开始恢复平静。为什么给人家带来麻烦呢?为什么长这么大了还这么不懂事呢?必须给事务长道歉才行啊。必须好好反省才是啊。

就这样,5点,我又高高兴兴地吃水果了。6点进禅堂以前,找到了事务长,向她道歉。她微笑着摇摇头。啊,好慈祥的笑容。

我发现每天到了9点,已经是精疲力尽,全身酸痛。每天坐着,几乎都没有劳作,竟然比在家忙忙碌碌还累。

第四天:

早上,有点想偷懒。然而还是乖乖起床了,在房间开始做功课。谁知不久,就听到外面一阵铃声响起。然后脚步声靠近,铃声就在门口再度响起。窗户出现一个女人的头型。妈呀,外面乌七妈黑一片寂静,突然冒出个女人的影子,真有点让人毛骨悚然,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不知不觉就冒出了句:“yes?”,影子方才离开。好在我并不是在赖床呢……

8点那场,我发现,我能坐上1小时不动了!啊,实在太高兴了。至少,我来闭关,还是有成就的。本来坐个10分钟腿就麻了,但是,我现在能坐上1小时呢!这多么了不起!腿还是会麻,还是会疼,但是,我做到了!于是,心情就好些了。

下午,开始传授内观了,以后,我们不只是观察呼吸了,而要观察全身上下的感受了。今天,我们又有了新的条规,那就是早上、下午、晚上必须留在禅堂的3个1小时的时间段,双腿不能松开,双手不能动弹,双眼不能睁开,这时间段叫做“坚定意志静坐”。啊,我已经做到了,不用担心,有点得意忘形了!

但是,我的情绪依然起起落落,依然感到烦躁,依然感到沮丧。

那10天,我常常散步。饭后不知所措的时候,提前离开禅堂偷懒的时候,就散步,散步,散步。下午大太阳的时候,也打着伞散步。

回房间能干什么呢?狭小的空间,里边除了床,什么也没有。我时不时打开行李包,唉,里头除了几件衣服以外,什么也没有。又关上,再打开,又关上。本来嘛,没事干就该在房间用功。但是,让我做什么都好,就是别让我静坐。与其留在房间,不如出去透透风。

唉,我本来就不适合静坐的。散步的时候,抬头望远处的云朵,啊,大自然太可爱了,我对着美丽的云朵微笑,心里感到畅快。是啊,我是需要大自然滋润的,我不适合观内心,我需要一望无际的自然风光,这样我才不会枯萎。也不记得是哪一天,走着走着,我就感到好委屈,好难过。多么想躲回房间号啕大哭,但是转念又想,隔壁会听得一清二楚,免了吧。于是,一边散步,一边落泪。反正大家都会装作看不到我,我也会装作看不到大家。

方麒啊方麒,你本来就没有静坐的天分,利源可以坐上一小时也不腿麻,Winnie可以一闭上眼睛就没有杂念,你是恰恰相反,还学什么静坐啊?几年前第一次学习静坐,一闭上眼睛就睡觉,弄得自己对静坐反感,本来就没有善根学习静坐嘛!10天的特训都调伏不了你,以后槟中老师的课,大可不必继续上了,你也许是无药可救了。

谁说过修行不辛苦?这么一点点的苦,你都熬不住,还修什么行?人家天天法会呀,放生呀,义工呀,个个忙得不亦乐乎,你却总是抱怨活动太多,本来就不是修行的料!那我到底适合做什么呢?做一般的上班族嫌是非太多压迫感太重,做母亲又认为责任太重大应付不来,城市的生活嫌太扰乱人心,山里的生活又太艰苦,简直娇生惯养透了!就是啊,我就是从小都没吃过苦,从小日子过得太舒服了,所以意志那么薄弱,意志薄弱,你还能做什么呢?所以啊,人应该从小就受一点苦才行啊,到了我这个地步已经是没什么指望了!

于是,我开始缅怀过去,回想美丽快乐的童年。静坐的时候,脑海里满是童年的趣事,嘴角不禁时不时露出微笑。小时候住的房子,周围陪伴我们长大的大人们,跟姐姐弟妹玩耍的情景,一个个浮现眼前,我的童年太美好太快乐了!就这样,那场静坐以后,心情由沮丧又变得开心了。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其实,偶尔也看到一些曙光的, 偶尔念头还是转得过来的。就如我天生身体不好让我愿意学习改变饮食以改善体质,静坐初期的挫折,日后也将成为我帮助别人的宝贵资量。我应该庆幸我并不是一开始就一帆风顺。

因为今天开始有三个不可动弹的时间段,所以老师把我们叫到面前的时候,特别叮咛了。老师问我旁边的阿姨,可以一个小时保持不动吗?可是,她问我的,是“可以一个小时不睁开眼睛吗?”我果然入了黑名单了?!我一口答应,可以!哎哟老师,我已经很检点了,很少睁眼了啦。

我发现,虽然白天我依然烦乱,但是到了晚上的开示,我慢慢感受得到感激之心。听完开示,也能由心地礼拜。而且,葛印卡老师很幽默。今晚的开示,他说,一小时坚定静坐,是很辛苦的,我们忍着熬着,终于,他的唱诵响起来了,预示这场静坐即将结束的唱诵响起来了,啊,是多么美妙的唱诵啊!我听了不禁会心一笑,这话显然是对我说的!因为我虽然讨厌听唱诵,但是当唱诵响起预示结束的时候,我真是觉得,啊,简直是天赐甘露!

第五天:

这天,我开始坐在床上数日子。六、七、八、九、十!数到十,很自然地就咧开嘴笑了,太高兴了……数完了华语数日语,数完了日语数英语,数完了英语数藏语,然后潮州话,广东话……够无聊的,但是我就是无聊到那样的程度。

如果只是无聊,那倒还好。当我很难受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到自己随时可能失去理性,离发疯只有一线之差。有一次静坐时,我依然是专不了心,心情烦躁不堪,然后眼前就浮现自己发疯的样子,很恐怖的样子,周围的人们如何过来企图把这疯子降伏,利源又如何从男众处过来……哇,严重的自导自演恶习。

又有一次,我的思绪跑到坐在我前面的日本人。到马来西亚参加闭关还遇到日本人,而且竟然坐在我前面,还真是有缘。她是那么用功,从头到尾难得动那么一两回,不像我,不但总是动来动去,还老是迟到早退。啊,真对不起呢,妨碍人家,真想跟她道歉。不能开口说话,于是我的脑海就清清楚楚浮现出我跟她坐在食堂开始对话的画面,每一句话清清楚楚毫不含糊……不知道别人的妄想症有没有我这么厉害?

有个同修这回是第6次参加,我万分钦佩,后来跟她说起我静不下心来的问题,她建议生活可以简单一些。我想,很少人的生活可以像我这么简单吧?从来就不喜欢应酬,也不参加什么派队,又不爱逛街看电影,生活就是围绕着家庭跟同修,做家务、上课、参加法会和放生,尽管有时候觉得很忙,但是除了这些基本上没什么别的了。我的问题很明显不在外面,而在里面。

好静是我的别名,但是,我一点也不静。里头的声音,比谁都大。我之所以从来不怎么需要找伴聊天,也许就因为我里面已经有很好的聊天对象。禁语的规矩把对我来说本来就不算什么的障碍去除了,但是我里头喋喋不休的大敌,是挡也挡不住!

今天,还起了大风波。我又对老师生气了。这次是对女老师。而引起我的无明火的,竟然是同样的问题。

女老师让事务长把风扇关小了。我闭着眼睛做静坐的样子,但是,我根本没有静坐,我怒火中烧。我任性地反复地告诉自己,我不要观察什么身体的感受,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就是不要!真不知道在跟谁过不去?但是我答应过老师我不会睁开眼睛的,所以我不睁开。我又想,我答应不睁开眼,却没有答应不动,要不我就闭着眼睛瞎子摸路走回房间,哈哈哈。虽然生气,竟然还有心情打这种鬼主意。

这一小时一过,我就回房间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迷迷糊糊中昏昏睡去了。没几分钟的时间,我猛然惊醒,从床上跳起。

第一个念头是: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感到十分震惊,难以置信。我竟然生气了?为了这么小的事生气了吗?真的有这样的事吗?老师们都是观音菩萨的化身,众生都是观音菩萨,我怎么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霎时间感到羞愧无比,急忙念诵百字明咒,心里无限懊悔。

但是最让我感到震撼的,是我生气和反省两种情绪的极大差别。我仿佛是站在河的两岸,心情截然不同。当我意识到自己生了气的那一刻,我仿佛是昨夜喝得烂醉,清晨突然惊醒的人。虽然我没有喝醉过,但是电视都是这么演的。真的啊,生气的人,完完全全是疯子!以前这比喻我只是道理上明白,今天,我是那么真切地体会到了。刚才,我真的成了个疯子,太可怕了!

我从疯狂中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又下起了大雨。除了禁语解除后的第10天以外,其余的9天,都是炎热的大太阳,偏偏就是我生气的那两天,下起了倾盆大雨。而且是在我恢复清醒之际。是上苍在捉弄我吗?

因为受不了热,因为受不了一身粘粘的感受,所以心情不快。这是不是女性较难克服的一关?至少对娇生惯养的我而言,这明显是个难关。

下来的几天,心里老想着要跟两位老师道歉。尽管没有向他们发脾气,但是毕竟是那么不恭敬地对他们起了嗔心,要忏悔啊。我老盘算着该什么时候去找他们,就这样脑海里又出现了电影般的画面,我就在他们面前磕头的画面!但是结果这么戏剧性的画面没有发生,我最终还是没有找他们。不过,我虽然没有公然闹情绪,我这学生是什么样的心绪,总觉得老师是一清二楚的,只是给我留面子,装作不知道罢了。我毕竟也当过老师,下面的学生做什么,老师是一目了然的。学生时代还偷偷在桌底下看武侠小说,当老师是傻瓜吗?想起来真觉得好笑!

第六天:

这天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吧?也许是忘了。反正还是不停地想,都第六天了,其他同学到了这时候都已经完全进入闭关状态了,只有我,还巴望着早日回家。我也不愿意就这样中途离开,能来是我的福报,要珍惜要珍惜!但是,唉,还是压抑不住想马上回家的心。恨不得明天就是第10天!

我有股冲动,很想找两位助理老师谈判。为什么不能离开?有什么大不了的?说什么第一天手术就已经开始了,才没这么回事,我好得不得了,我不舒服,是因为我不用功,因为我做得不好。我烦躁,跟什么开刀手术没什么关系,我根本没有出现什么净化现象……但这些也只是想想罢了。

第七天:

今天,下午那场我奇迹般地做得很好,感觉很好,很有满足感。老师们总是再三叮咛,不管感觉到任何感受,都只要观察,不要对好的感受起贪念,希望它持续下去,也不要对不好的感受起嗔心,希望它赶快消失。今天,我似乎体会得到为什么老师们总是反复提醒我们不要贪图美好的感受。原来做得好的话,感受真的很不错,很难不生起贪求的欲望。

做完以后,从禅堂出来,很自然地我脚步放得非常慢,而且,跟往常不一样,我并没有习惯性地想要抬头看周围,没有想要透透风的感觉,我就是静静地看着我的脚步一起一落,极慢地走着,走着,似乎这样就很满足了。嘴角禁不住挂着一丝微笑,心情,是多么地平静,多么地安宁。走了一段路,我慢墁抬起头来,再次看着远处的云朵。我又很满足地微笑了。这样的平静,我以前感受过吗?

好像也是这一天吧,我在饮食方面稍微可以自我克制了。比如,一般情况下一年可能都吃不上一两回的炒面,今天我就没碰了,不像前几天,看到什么就都想拼命地吃。有进步了,有指望了!

第八天:

昨天才感受到天堂般的喜悦,今天,突然又掉入了谷底。似乎真是在训练我看透无常!非常沮丧。看来,我毕竟是不用再来第二回了。以后再来的话,我得跟其他旧生一样坐在前面,我才不干。回新加坡以后,槟中老师的课,也可以不必上了……

不过,想着再过两天就可以回新加坡了,精神就为之一振。

第九天: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太好了!我的心情是越来越愉悦!

今天,8点那场,我在禅堂里坐着,很快地,我内心就开始唱起歌来了。这些天,我脑子里的唱机每天放着不同的音乐。连小学的校歌、小时候政府鼓励说话语的那首歌,平日不爱听的歌,全都不停地播放。但是一般这些都只是背景音乐,还不至于把我压住。今天,我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当主角了。啊,就让我好好地放纵吧!不只是我自己在唱,我还跟玲合音,太久没跟她合唱了,以前天天唱,多快乐啊。就这样,我一个小时不停地不停地唱,唱得血液好像都流畅起来了。葛印卡老师的唱诵响起来时,我还觉得,咦,怎么这么快到时间了?而且,平常我因为腿又疼又麻,要好一阵子才能站起来,但是今天,我几乎是马上就站得起来!

哇,唱得真起劲,痛快!哈哈,还有谁能救我这块朽木?

晚上,我终于向老师提出了两个关于静坐的问题。平时我上课不是问题最多的学生吗?怎么来到这里什么也没问?

唉,说实在,太不用功了,也不知道能问什么。我心里确实有一些疑问,但是,我不用功,不自己好好尝试体会,我还有什么资格问问题?

而且,偶尔心里耍脾气,哼,我才不问你们,有问题我回去问老师。

多么任性,多么傲慢!在那里,也许老师们犹如监狱官,我犹如囚犯。不,应该说,老师们就是学校的老师,我就是那个知道应该好好学习却又极不愿意认真学习的超级任性,超级叛逆的孩子。

问了老师问题以后,受到相当大的鼓舞,晚上那场,好像做得还不错。禅修当中的一些感受,在这里也不说了,毕竟,老师们常常提醒,感受只是工具,不论是愉悦的感受,或者是讨厌的感受,都不可抓住,也不要推开,修平等心,才是至关重要。只是老师啊老师,要不是有些许愉悦的感受,我这懒虫又怎么会挨着疼痛继续努力呢?一天到晚观察感受,我很快就闷,很快就懒了……但是这晚在静坐时,迷迷糊糊中看到一个很可怕的影像,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昏沉睡着了,但是很明确地看到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众生?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吗?就只是一瞬间,他就消失了,或者,是我一下子就梦醒了吗?

这天,离开禅堂回房间的时候,我的心情是非常愉悦的。很快就可以回家啦!要是我还是个小女孩,要是周围没有别人,我一定是蹦蹦跳跳跑回去。唉,长大了真可悲,我的心情,真的像小女孩一样,偏偏不能那么纵容自己了。

这天晚上,我睡得很沉很沉,感觉很重很重,很累,很累,并且有种惶恐、不安。我还做恶梦了。那梦境,其实一点也不可怕,并没有什么鬼怪之类的东西。但是,在梦里我非常非常害怕,半梦半醒之际,告诉自己,恐惧是习惯性反应,习惯性反应……醒来以后也还心有余悸。人家说,这种时候做恶梦是消恶业,我这恶梦,是不是呢?

第十天:

早上9点多以后,禁语就解开了。就像葛印卡老师所说,已经没有神圣的禁语,取而代之的是神圣的闲话。

我抱着利源痛哭,大喊:我再也不来了,再也不来了……

哈哈,这只是我前面9天神志失常的时候想象出来的画面……现实往往没有这么戏剧性的情节。今天,我才知道,原来利源也和我半斤八两,也很想回家!哈哈,早知道如此,那我们不如早早就私奔算了!不过还好我们不知道,因为,中途放弃的话,我们大概都会后悔吧。而且,虽然我很辛苦,天天都归心似箭,但是,我并不想就这么走了。

跟几个人谈了以后,才发现,我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差劲嘛!跟那位洋姑娘也聊了好一些,原来,她第一次也和我一样,非常难受,听着葛印卡老师的声音,也产生反感,而且,她第二次,还竟然逃离了!至少,我还不至于收拾行囊,原来我还不算太糟糕,哈哈哈。她还说,很奇妙,我们跟她说的一些情形,她有的经历过,有的没有,但是,不管怎么样,竟然都克服过来了。她的一番话,听了很受鼓舞。

不过,她不像我有千斤小姐的障碍。我提起我不能去别的中心,因为没有个人的厕所。她一脸茫然地问,为什么?我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为什么?这是什么问题?想了一下,告诉她,我太被娇惯了。她是小狗型,喜欢闯荡,喜欢接触新事物的个性吧,就算脏乱,也无所谓。我则是恰恰相反,小猫型,喜欢留在熟悉的环境,害怕不规律的生活、不熟悉的事物,又有点洁癖。这是我多么大的一个障碍啊!

今天,大家都落实了神圣的闲话这新的条规,聊啊聊啊聊……晚上,正如我所预料,我很难入睡。白天跟大家的谈话,不停地不停地回来。

结语:

尽管我似乎有发不完的牢骚,但是其实,我觉得整个课程设计、安排得都非常完美。我们的作息时间,加上过午不食等规矩,乍听之下也许很可怕,但是,那是很有道理的,我们本来就应该早睡早起,晚餐吃得少或者不吃,本来就是养生之道。这样的生活规律,都是我向来就十分向往的,但是,总是做不到,意志不坚定啊!所以,这样的约束,其实我是非常乐意接受的。更何况,一旦进入了那样的生活规律,其实并不痛苦,身体很快就能调适过来。甚至,我发现过了几天,我就算静坐的时候觉得困,也只是偶尔打盹,然后睡意就消去了,并不像以前那样,困得难受之极,困得要闹情绪。

禁语呢,也是那么有智慧有远见的规矩。要是不严守禁语,那么,闭关就不是闭关了。本来就像猴子的心,就更加安不住了。还有更重大的理由:要是不禁语,我们不但很可能会在这期间打妄语,那也就破了戒,而且,交谈当中,必定会提起各自禅修的情形。做得不好的,可能会自觉不如他人而沮丧甚至自我放弃,做得好的,则可能会沾沾自喜,两者都对禅修是大障碍。

回来后跟人提起这次的闭关,发现似乎很多人以为这闭关很辛苦,是因为一天到晚就是坐着不动。

“会不会很痛?”

其实,痛是当然的。但是,身体的痛,和心理的煎熬,根本不能相提并论。我这次感到很难受,也并不是因为腿坐着感到很不舒服。那不舒服是不在话下的,但是,让我那么饱受煎熬的,是把我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内心的烦躁。

当我跟一些旧生说,我不知道自己以后还有没有勇气再回来的时候,他们都很坚定地说,你会的。回来以后跟老师吐苦水,他也说,过了一段时间,当一切沉淀下去以后,你的心情就不一样了。

果然,前辈毕竟是前辈,大家说得都那么准。

我告诉老师,我似乎没有做到什么净化,因为我根本没有好好用功,从头到尾心都依然躁动不安,从不间断地继续输送垃圾,哪里来的精神断食呢?但是,老师说,我断掉了平时的作息啊。我才恍然大悟。是啊。我的烦躁,平时没有那么明显,因为我生活太忙碌了,总是有家务等各种活动把它给掩盖起来了。那十天里,我平时赖以忘却烦躁的活动,都被迫停止了,理所当然地,本来就潜藏在内心的烦躁,都浮现出来了,都那么赤裸裸地出现在我眼前,让我不得不老实地面对。

我之所以那么痛苦,大概因为平时,不管是什么样的心情,喜悦、兴奋、悲伤、痛苦、愤怒、赞叹、厌烦、妒嫉,期待、焦虑,我都习惯性地把它们都压抑住了。我之所以面对洋人的时候总是感到不知所措,甚至惶恐不安,也许就因为他们跟我完全相反,内心的感受总是自然地流露,毫不保留。

而且,我有点完美主义倾向,又很容易自暴自弃。当我觉得我做不来的时候,我就极不愿意尝试。要么做得好,要么就彻底不干。因为我静坐一开始就碰到挫折,因为我觉得我做得遭透了,所以我排斥静坐。是这样吗?

更可怕的是,我总是太认真。懒学生还会认真吗?是啊,我总是把事情看得太真,总是让自己完全投入当时的情景。不是不懂得活在当下吗?好像有点矛盾呢。更确切地说,是意志太薄弱了吧,总是任凭感受主宰。听音乐的时候,明明知道这音乐让我很感伤,看电影的时候,明明知道这电影看了会让我跟着主人翁肝肠寸断,我还是任由自己十足地沉浸在那悲伤里头。享受痛苦自我虐待。

哈哈,我突然发现我这根深蒂固的习气在我静坐时也如实地呈现出来了。很多时候,尽管我已经觉知到自己念头已经跑掉了,没专注在呼吸上,但是,我竟然开始跟觉知谈判起来了。

“等等!让我把话说完……”

“哎哟,我这故事还没结束呢……”

“我正唱得兴起呢……”

以前碰到过一个德士司机,他学佛的,修净土法门。那时候我还没真正开始接触佛法,很想学,但是不知道如何学。那天,他说过的一句话,对我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告诉我,记住,什么都不是真的。乍听起来似乎莫名其妙,但是仔细想,是啊,什么都不是真的。那十天的痛苦,如今都已是过眼云烟,我当时怎么那么认真地去痛苦一番呢?这些道理,我并不陌生,但是当境界到来,尽管我努力告诉自己,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是生起而后灭去,不必在意……却依然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因为我根本没有实修。

所以,我还要再参加闭关。如果不是在那样的环境里,我怎么可能突破自己?甚至连自己内心有那么多的烦躁,我平时都没有机会去好好体会。巨大强烈的我相,似乎也在10天里变得更加显著。我还对于我为什么时不时会暴饮暴食有了另一番见解。正因为我内心总是有许多烦躁,所以吃东西成了我的一种发泄情绪的管道。虽然我天生就嘴馋,哈哈……

很巧,男助理老师也是新加坡人,我们回新加坡的路上,跟他同车了。他说,刚开始做得好的,接下来不一定也做得很好,刚开始做得不好的,接下来也不一定做得不好。对啊,无常嘛。这对我,是莫大的鼓励。

回到新加坡,快要分手之际,我终于向老师道歉了。虽然老师显得并不知情,还是那么慈祥地说,他根本不在意,我还是怀疑,老师一定早就把我看透了。

如果要我总结,10天的内观怎么样?

非常辛苦。但是,刻刻值千金!

要真正了解自己,要学会释放自己,要掌握快乐的法则的话,去吧。

中文网页:

http://www.chinese.dhamma.org/sindex.htm

http://www.chinese.dhamma.org/sart.htm

说些什么…… say something...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