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老越年轻

Read in 英语

是时候列出来我这些年来身体的改善了。

许多身体的改善无疑是由于我饮食的改变。甚至,在我真正开始吃素以前,由于肉吃得少,已经有了改变了。又有许多突破,是断食所带来的,而非单纯因为吃素。我目前的身体状况也并不稳定,因为我的饮食也不是很有规律。诚然,对很多人来说,我对健康是超讲究超严格的。然而在我眼里我依然饮食无度,吃太多不该吃的,哪怕是纯素的。我的一些毛病是与生俱来的,一些是成长过程中累积形成的。有些改善是由于其他因素,我都如实写下了。

我绝不认为自己完全健康了——我离我的健康标准还远得很。但与此同时我也觉得应该给自己一些鼓掌。虽然年近四十,我却毫无疑问比十四的时候年轻朝气。

woman-570883_1920

我也不会拿自己跟别人比较。这毫无意义。我们天生体质的好坏,好比我们出生家庭的贫富。有的人出身富贵,有的出身贫寒。拿我这体质上出身贫寒,没什么资本可挥霍的跟富家子弟比较,那不是很傻吗?表面上,富家子弟再挥霍无度,财富宛如毫无损伤。然而挥霍依旧是挥霍,他在消耗财富,这毋庸置疑。

我们先天得到什么,改变不了。但是如何走这出生以后的路,却能自己掌握。诚然,不是所有人都能达到同样的健康上的财富——业的力量是无可否认的。然而,努力超越自己先天的体质,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并且应该做的。我只跟过去的自己比较,还有跟未来最佳状态的自己比较。

1. 体能进步

小时候,我最讨厌的课之一就是体育课。特别是初中和高中的体育课,有时候简直是坑人的。我有多差劲呢?

有个体育老师,有时候让我们绕着学校跑。跑以前,他会问,这班上谁最慢?本姑娘也。我的任务是带领全班同学绕着学校跑。这会达到两个效果。一、最慢的我不会迷路不归。二、最慢的我会充满内疚,耽误其他同学早点回校闲着。而当我们只是绕着篮球场跑的时候,我又是那条可怜虫,别的同学都差不多跑完了,我还在拼着最后一口气慢慢地爬。有一个同学很是热心,有时候会过来拉我一把,陪着我跑,有时候还真的实实在在地是拉着我跑。我快要没命了,随时要断气了,你还拉着我,若不是我这口气只为了保住性命,我还不宰了你!

大学毕业以后,我偶尔会逼着自己去跑步。尽管不喜欢,但是如今没人逼我运动了,只能轮到自己逼自己了。奇怪的是,我不觉得怎么吃力。我跑得还是慢,但是并不觉得随时要没命了。我感到很费解。我只是偶尔跑步,运动量比起过去少多了,按理应该更费劲才是,怎么体能反而进步了呢?

当时我只是当这又是人生无法理解的奇事之一。

running girl

直到我读了《新世纪饮食》,我才恍然大悟。里头提到,素食者体能都比肉食者强。可不是吗!我们都被骗了!一下子我都明白了。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潜意识已经想吃素了,只是我一直迷迷糊糊。有个朋友有一天指出,说几乎没见过我吃肉。我才发现,确实,每当有选择的话,我都选择蔬菜,不吃肉类。显然地,光是减少肉食,不完全吃素,都能对体能有帮助。

又后来,我偶尔跟着马拉松狂的老公一起去跑步。我还是慢,但是我竟然能一边跑一边跟他聊天。这跟以前是天壤之别啊。以前跑得气都喘不过来,更别说开口说一句话了。若不是跑步对我来说很乏味,估计我会跑更长距离的,因为我还有精力。

2. 牙齿坚固

从小我就为自己的牙齿感到羞耻。我不但没有洁白的牙齿,而且还时常有蛀牙。我刷牙一直都很勤劳。至少有两个牙医同情地对我说过,看得出你很努力刷牙,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总是蛀牙。我有个朋友,时常偷懒不刷牙,而且口袋里总是有糖果,然而每回去看牙医都是轻松小事,牙医就只是把他牙齿上的咖啡迹洗一洗,然后他又拥有一口洁白如霜的牙齿。

我呢,尽管刷牙不敢偷懒,去牙医却总是一大烦恼。一般人提到看牙医,都会联想到痛,但是我不只是因为怕痛而烦恼。我烦恼,还因为每次去以后,我都很沮丧,甚至感到被欺骗。我勤刷牙了。用牙线了。少吃糖果了。改吃‘无糖’的糖果了。到最后不再把它们当零食吃了。然而每次,牙医还是告诉我,有新的蛀牙了、蛀牙变大了。牙医说该做的,我都做了。为什么健康的牙齿就是离我那么遥远?

我不但没有天生一副好牙,而且也没有遇上好牙医的福分。要么技术水平不够,要么温柔指数不够,而如果两者兼具,我这穷光蛋又付不起。所以我从小看过无数牙医。有的我去的次数多,有的可能一次就拜拜了。当第一次有个牙医告诉我,你没有新蛀牙,洗洗就好,我有点怀疑。第二次,我还是怀疑。是不是看漏了?但如今十年了。好几名牙医都一致告诉我,没新的蛀牙。毫无疑问,我走对路了。像是命运转了,我现在看的牙医,也是我从未见过的好牙医——不但技术水平高、对病人体贴温柔得不得了,让你一点都不害怕,而且价格合理公道,不会为了多赚你几个钱而随便对你做不必要的程序。他告诉我,你牙齿保护得很好,再接再厉。我哪知道吃素会有这样的‘副作用’呢!要是早些知道,我就早些吃素啦!

我差点忘了,我以前牙齿还过敏得相当严重呢。总是寻找‘更好’的过敏牙膏。如今,只是非常偶尔会感到些许敏感。次数少得我几乎都忘了我曾经受过这折磨!

(虽然我没有新的蛀牙,但这期间还是补过牙——补旧的蛀牙。)

(2015年8月12日补充:前些时候去牙医,发现有了蛀牙。真必须严禁垃圾食物了。我还吃垃圾食物哦,尽管是纯素的。然而十年发现一处蛀牙,比起以前每年发现几处,这进步还是不可小视吧。)

(2016年2月19日补充:那颗蛀牙我坚持不补。那处蛀牙,我用牙线时感觉过敏。2015年12月到2016年1月期间,我做了21天水断。那以后,用牙线时那颗牙一点过敏感觉都没有。虽然这不足以证明牙齿自己补回了、没有蛀牙了,然而我非常肯定现在那颗牙的状况肯定是好了许多。)

3. 月经调整

我在这篇提到,我的月经从第一次来潮就没有规律过。年纪小小就看妇产科,服用荷尔蒙调整经期。那时候,也不知道那是荷尔蒙,就算知道名堂,也不知道伤害会有多大。我还持续吃了好几年呢。可幸的是,我还不至于傻到觉得那些药能吃一辈子,于是也尝试过其他方法。

我看过至少两名中医(应该更多,只是这两名印象较深刻),但是都没调整过来。其中一个还劝我看妇产科呢。那时我对中医还是非常赞赏的。听他那么一说,心里真是瞧他不起了,心想你真是丢尽了中医的脸!

因为我月经过于紊乱,问题多多,改善也经过很多阶段。我第一个突破是大约2007年的第一次三天断食以后(现在我已经不认为那叫断食,因为还摄取少许饮料,但肯定是一个很好的开始)。那以后,我来经时再也没有疼痛。唯一的不适,是流量最大的那天,肚子会有很沉重的感觉。而2008年的我在这篇帖子提到的水断以后,则是我的大突破。20年来,第一次体会到来经第一天就是鲜红色的血。而且来经期间不但丝毫不痛,而且连那沉重感也消失殆尽。遗憾的是,好景不长。我恢复了以往的饮食以后,经期前后又开始排泄分泌物。有时候,那沉重感又回来了。而当我饮食无度的时候,偶尔甚至会有些微腹痛,经期之间还会排泄分泌物。

不过庆幸的是,就算有再多的不适,也都再也没有以前那么严重,没有以前那种难以承受的疼痛。而且,让我感到可喜的是,我现在已经能看到我的饮食和月经的直接的关系。这个,绝对是水断的功劳。若是毒素像以前那么多,根本理不出什么头绪来的。

我摄取的白面粉、白米饭越多(哪怕是有机的),月经前后的分泌就越多。这个我试验、观察了很久了,屡试不爽。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外头很少吃面食,因为就算是所谓的‘有机全麦面’,也都不是百分之百全麦的,都是馋了至少一半的白面粉。至于其他的症状,我尚未理出确切的关系图,不过完全可以肯定的是,我吃得越是随便,我月经越是给我麻烦——分泌、血流缓慢、沉重感,甚至头痛、腹痛。我常常为此十分感叹,多亏我有月经每个月给我提醒,我老公呢,没有月经提醒,爱吃啥吃啥。男人真可怜!当我十分注意饮食的时候,月经短短五天,除了鲜红的血,毫无其他异状。否则呢?经期长达7到10天,加上上述症状,或多或少。但是症状再严重,比如说些微的沉重感,最多也只是一两个小时。腹痛呢,一小时都不到,就像是吃错东西些许不舒服一样,不妨碍日常生活。

至于月经周期,我现在绝大部分时候平均是28天了。过去呢,20来天到50来天不等。最长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因为以前是无始无终的,毫无痕迹可循。

有时候,身边的人会因为我饮食麻烦,而对我产生厌烦。我也会觉得自己给别人添麻烦,感到不自在。但是我提醒自己:受苦的是谁呢?是嫌我麻烦的他们还是怕给他们麻烦的我?来经期间不舒服不说,拖拖拉拉的话,卫生棉可是得多花钱买的,谁给我补那笔钱嘞?说实在,我为的是自己的健康,何苦对别人感到歉疚?这是我还在努力改变的毛病。

4. 头痛减少

大概是十多岁的时候起吧,开始常常头痛。Panadol止疼药常伴我左右。我还时时注意是不是有‘药效更强更好’的上市。如果要给个数字的话,那我可能几乎一半的时候都在头痛。能引起我头痛的导火线可多了。炎热的天气(新加坡四季如夏),寒冷的天气(新加坡终年是夏,也许因此国人开冷气都报复似的开得最大),沉重的包袱(孩子们的书包都出了名地沉重),等等等等。还有,我最擅长的:哭泣。头痛过的人都知道,头一痛,就如同电脑中央处理器坏了一样,人几乎是瘫痪了一半。痛的时候,多希望能换一个头,就像换灯泡一样。想想,几乎一半的时候都在头痛,多难挨!我回想起过去,实在不明白以前日子怎么过过来的。记得有一回,我刚站起来,就得马上又坐下,因为头痛得我连路都走不了。当然,并不是每次痛都痛到这个地步。有时候,头痛跟我抓迷藏似的,像是散去了,却又像是躲在某个角落。那种时候,我就摇摇头,确认一下。往往不出我所料,它还深深地埋在里头,舍不得离开。

今天,我头痛的话几乎都是来经的第一天。也不怎么难忍。好像电脑荧光屏一闪一闪的那样——讨厌,但不至于让人瘫痪。偶尔也会有‘出其不意’的头痛。我只当是毒素想排出来了,提醒自己要注意别乱吃东西。痛哭一场以后,往往也还会头痛,但是明显比以前少了,轻微了。很好奇,是不是当我彻底做好排毒以后,不管怎么哭,都不会再引起头痛了?

5. 胃痛消失、肠胃顺畅

以前,每回出国,首先要记得携带所有药物。除了Panadol止疼药以外,还要带止泻药五塔散,以及胃痛药。我从小肠胃就有毛病。婴儿时期,我就很少排便,很好带,不用时不时换尿布。当然,现在明白了,那是消化不良。小学时期,有个地方我很怕去——Cold Storage超市。那里地如其名,冷得很,我几乎每次去,都要闹肚子。小时候,不是便秘,就是腹泻。

到了少女时期,更糟了,还犯上了胃病。最糟糕的一次经历是从大学回家的一个晚上。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我身体都直不起来。我在拥挤的巴士里痛不欲生。巴士终于到了转换站,我拖着身体好不容易到了药局,还没来得及张口买药,就已经痛得大声哭了出来。

今天我肠胃健康还远远不算完美。但是明显地比以前好多了。我不再连续几天都便秘。一般,就算是最糟糕的情况,也是一天一次。往往如果是一天都在外头的话,我的肠胃就不合作。也不知道是它不合作还是我不合作。只要没有能让我感到放松的地点和时间,我只能憋着。也就是为什么往往去印度的第一天,我都会头痛。因为几乎24小时的旅途中,就算有厕所,就算再干净,我也放松不下来。司机等着呢。同伴等着呢。旅途还长着呢。

至于胃痛,我如果吃得不注意的话,还是会胀气(比如过多的包菜、西兰菜花,还有暴饮暴食),但是以前的那种剧痛,都不再犯了。(唯有一次特殊的情况,有机会再分享。)

6. 血液循环好转

小时候,很怕钢琴考试或演奏。新加坡的考试房间都冷得像冰库一样!我的手指头总是很冰冷,根本弹不好。其他的考试也不好玩,因为我得把手都压在大腿下面保暖,如此一来写字就受干扰了(虽然我往往都没东西写,净是考场里做白日梦)。笔试姑且能用这方法,钢琴考试就根本行不通了。所以我总是觉得自己很吃亏。很遗憾,今天,我手脚依然容易冰冷。

但是我还是知道我的血液循环改善了。怎么知道呢?

以前,我蹲下以后,起立要非常缓慢。甚至从椅子上站起来,也得慢慢来。因为起得太快,总是会晕眩。晕得厉害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漆黑的,什么都看不到。是不是晕倒的前奏呢?现在偶尔还是会感到晕眩,但是次数很少了,程度也缓和了,而且再也没经历过那种眼前突然一片漆黑的情况。

真正能让我手足冰冷彻底改善的,我相信只有这个:

7. 抽筋消失

以前,睡觉有时候是可怕的,因为半夜里突然小腿会抽筋。我甚至担心这样的我还能不能游泳。

现在,再也没有抽筋了。

8. 头发柔顺

小时候,头发柔顺得不得了。到了十一二岁,开始圈起来了。不是那种漂亮的大圈,而是被烤焦了的那种圈。起初,我以为是因为我游泳游得太多了。这也许也是个因素。但是后来尽管我游泳小心翼翼,头绝不下水,甚至几乎都不去游泳了,但是头发依然跟我过不去。有段时期,我甚至得扎起辫子来。虽然我很喜欢辫子,但是毕竟不是小孩了。虽然我从不追求时髦,但是还是不愿意把自己弄得像是个70年代的遗留女。可再不好意思,也比像戴着一头烤焦了的铁丝好一些。

后来负离子烫发科技的到来,可真把我乐坏了。开始的时候,好的理发院烫一次都要至少两三百块,但是我非试不可。我简直高兴得不得了。我怀念多年的柔顺的头发,终于回来了!不过当然,美梦是短暂的。很快的,我圈圈的头发又长回来了。于是我又得重新烫一次。但是每几个月花几百块烫一次头,那样的钱实在花不了。于是我找到一些便宜的理发院。一分钱一分货,头发被糟蹋成平板一样,说多难看就多难看。

可幸,那些脑子都被烤圈的岁月并不长久。我已经踏上了改变饮食的路,就是再爱美,也不想继续笨下去,平白花钱用化学产品把头发毒死。而且,可喜的是,我也发现,新长出来的头发已经都不再圈圈了。于是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今天,我的头发还是没有恢复小时候那样柔顺。但是我想没有人会认为我的头发是圈的。甚至,有人曾问我,是不是做了负离子烫发呢。

9. 鼻窦康复

应该又是十多岁时吧,我患上了鼻窦炎。糟糕的时候,可以连续不停打上二十多下喷嚏。也就是说,大概半分钟就打了二十多下吧?常常,因为喷嚏打得太猛太急,打完了肚子也痛了,头也痛了,甚至还流了点鼻血。

当然,也去看了中医。记忆中,并没有好转。

这鼻窦炎跟我其他毛病一样,时好时坏,我被搞得团团转,不知道为什么时好时坏。现在我可知道了。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莫名其妙地打喷嚏了。如果犯毛病,那是我吃太多垃圾食物的时候。或者吃了一些下了太多农药的食物。比如李子、葡萄,还有大豆。

10. 背痛消失

记得当我学会一些能缓解背痛的瑜伽姿势的时候,我多么感激。小的时候上背部就时常犯痛,成长过程中下背部也痛了。好在中部没给我麻烦,否则上中下齐攻,太要命了吧。我最喜欢的是婴儿式,现在也喜欢。但是我几乎都不会想起要做,因为我已经没有以前那种阴魂不散的背痛。

11. 伤风感冒减少

我从小就习惯了感冒的过程——每年都病上好几次嘛。先是喷嚏打个不停,鼻涕是清水般的。然后是发烧、嗓子疼、头疼、全身疼。当然还有,可能要几个星期才会完全好的咳嗽。感冒初期,可能会因为嗓子超疼,几天都失声。我也习惯了看医生的流程,吃的药也总是那几种。抗生素(医生说一定要吃完!)、止痛药、咳嗽药,还有我最喜欢的润喉糖。我总是觉得医生给我的润喉糖太少了,因为喉咙都还没好,润喉糖都早早地给吃完了。我一般感冒都没那么快好,往往都要去第二趟的。偶尔,我会换换口味,改看中医,因为心想尽管要长一点时间康复,至少不伤害免疫系统。信中医的都是这么想的吧!

后来吃了素,看了一些书籍,知道吃素其实比较健康。然而吃素初期我还是经常生病。我开始担心了。虽然我明白提升免疫系统并非一朝一夕的事,但是我老生病,总觉得自己塑造了一个很不好的素食者的形象。我不但吃素,还坚持不吃药,周围的人很多都不赞许,同事们也都偶尔会嘲讽几句。

poison

但是慢慢的,情况有了一些改变。一天早上,上课时,不停打喷嚏,味觉也消失了,全身上下疼痛,感觉就是半生不死。我知道,感冒了。自小,我就有个恶习——即便身体欠佳,也总是撑着,能不请假就不请假。然而这回,因为已经开始走自我康复之路,我知道不但不能吃药,而且还应该断食,并且放下工作,好好休息。于是我请了假,把准备好的午餐饭盒给了同事,回家倒下就睡。

但是在我昏昏睡去之前,我恳切地祈求观音菩萨,请帮助我让身体越来越健康,让我能够做一个素食者的好榜样,让人家能看到,吃素就能越吃越健康。总觉得那祈求很灵验,因为我睡下的那三小时,感觉很奇特。每一个小时,我就会从昏睡中醒过来,而每一次醒来,我就觉得比前一个小时好多了。三个小时恍如游走于两个世界,醒来,已经精神奕奕。于是我给学校联络,说我没事了,能上课了,不用找代课老师。我是高估了自己的康复,因为上课时,鼻音还是很重,但是感冒头一天就能好转如此神速,还是从所未有的。

第二次的突破,是在一个星期一的早上。又是不停地打喷嚏。我知道不是过敏发作,因为是清水般的鼻涕。想想还是休息为妙,于是把晚上的课取消了。我尝试睡觉,但是浅浅地小睡半小时就醒来了,也没什么睡意。然后我喝了一杯姜茶。*到了下午,一如往常地精神,毫无生病的痕迹。我简直惊呆了。发生了什么事?傍晚,老公回来,见我在准备晚餐,讶异地问,不是说生病吗?是啊,我病了一个上午。以前每回生病,没有十天半个月,是绝对好不了的。半天?不可思不可议。

自从改变饮食以后,就算感冒,也从不像以前那样总是失声。记忆中只有一次,而那一次,唯一记得的,就是我的诧异——咦,好久没有失声了。在学校上课,有时候一天下来不停地上课,我也不会像一些老师那样,嗓子受不了什么的。我只会懒得说话,因为本来就内向寡言。一天面对不同人说话,我精神上累了,懒了,想静一静,却从不会嗓子疼。

*现在,我不会鼓励人家喝姜茶,因为姜对人体而言也是毒素,不是人体能好好消化的东西。回想起来,那姜茶实际上是停止了我身体的自然排毒过程。但是啊!虽然我不鼓励人家喝,我该死的还是可能会喝。不是因为我觉得好,而是因为我太忙了,没闲空排毒,如果姜茶能在我没空休息时暂且把症状压下去,那我也许会喝。是的,超大的借口。身体要排毒,最好不要阻止。但是身体排毒过程,时长时短,它什么时候才做完一个疗程,你永远不知道。所以啊,我说了,我根本还不算对健康很讲究。我还是个自我康复之道的坏学生。

12. 呼吸顺畅

小时候我呼吸时常会有困难。总是一口气吸不过来,我为了吸足气,身体总会向前倾,拼命地吸。看过一名中医师,稍微好转了,但是十多岁这毛病又犯了。而且,跟其他毛病一样,也是时好时坏。

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问题,不过谢天谢地,现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13. 神经缓和

有两段记忆,让我印象深刻。第一是大约十岁的时候。我趴在窗口边的床上,大概是一边看书一边跟姐姐闲聊吧,偶然发现一件奇事。我把拇指弯下去的时候,拇指就会不听使唤地不停抖动。我觉得又好笑又好玩,就这样跟不听话的拇指玩了好一阵子。

第二段回忆是大学的时候。一个朋友问我能否帮他们拍一些照片。我说没问题,但是我的手会发抖的,行吗?那时候,相机没有今天的防抖技术。朋友听了,就说,啊,那就算了,找别人吧。尽管我已经知道自己的手会抖,也知道有的人也有这问题,但是我似乎到那时候还没完全意识到大部分人可能没有这毛病,或者甚至没意识到那也能算是个毛病。也许是被请求帮助而又马上被拒绝,让我突然觉得自己是半个残缺人。自那以后,我总是在注意别人是否也有这问题。嗯,有的人有,有的人没有…………当然,这对我丝毫没有任何帮助。我只是变得对别人是否会抖动而变得非常好奇了。

我发现,当我紧张的时候,毛病就严重了。嗯,废话……我本来就容易紧张,特别是突然要跟陌生人交流的时候。那平时不紧张的时候呢?也会造成尴尬局面。比如,有时候要给人递上什么东西的时候。某些方向,我的手就特别弱。又比如往桌上放一杯水的时候。那杯水会像是地震中的一杯水一样地颤动。现在问题虽然并未完全消失,但是已经没有以前严重了。

我相信这是遗传的。外婆在我年纪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我记忆中的她,就是坐在扶手椅中,全身颤抖。我妈妈也在四十多岁的时候开始出现这毛病。我常说,一代不如一代。所以我才十岁就开始出现毛病,一点也不稀奇。

我当然不相信我们遗传了什么就得受遗传的束缚。否则我写的东西都是白写的。我也完全不因为自己遗传了什么而感到苦恼沮丧。没有一丝一毫的埋怨。是这样就是这样。我只是好奇我如何能好转,并且因为我正在好转而兴奋、感激。

很遗憾,我不敢肯定我的饮食在这方面对我的帮助大不大。因为这不是我日常生活中能清楚看到的。(就算再好玩,我也没想过要每天检查看拇指弯下以后会抖动多少。)确实似乎因为饮食有所改善,但是因为我没有很有意识地观察,所以也不敢断定我的饮食是一大功臣。我开始学太极拳以后,才第一次有机会时常观察变化。第一天上课,着实尴尬。做一些动作的事后,我的双手肆无忌惮地抖动。我只希望其他同学都忙着模仿老师的动作,都没有看到我这摇动器。幸亏,第一次过后,抖动大幅度减少。但对我来说查看自己是否抖动变成了很好玩的事情。而且如今能很明显地观察自己的改变,好兴奋!

Mouse_Tai_Chi_Chuan_by_Quezzie

最大的突破,是我开始做接地以后。大概做了两个星期,我发现抖动很明显地减少了。今天,我大概只有做单鞭这一招的时候,才会看到很轻微的抖动。(当然,我会的招式很少,我只是用我平时练的招式来观察。)

有一点我想补充。我相信如果我好好做几次水断,这问题能完全消失。虽然我2008年做过水断,但是如今我知道那是很不合格的一次水断。我之所以相信好好做水断一定能断除我这毛病,一大原因是我看到我妹妹的改变。诚然,在我眼里她从来都没有我那么容易精神紧张,但是无可否认,这毛病我们是共有的。比如年轻的时候,我们一起参加歌唱比赛,其他参赛者如同歌手一样在台上纵情表演,我们姐妹俩却都颤抖着,紧紧抓着彼此的手,能把歌唱完就谢天谢地的一副可怜样。二十年后,她做完一次长时间水断不久以后,轻安村请她去一个分享会给个演讲。我也到场给她支持。离她上场的时间越近,我的心跳就越快。她上去以后,我就开始颤抖了。但是听她分享,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十足的傻瓜。众人面前的她泰然自若,躲在众人之中的我却在为她颤抖。真太莫名其妙,觉得好像被出卖了。哼!

第二天早上,妹妹给我发了条信息。说她突然意识到,昨天晚上一点都没有紧张。莫非是断食把她的神经给调整了?我觉得是很有可能的。

14. 眩晕平复

2003年的一个夜里,我睡梦中被恶魔抓住,放在了一个大箱子里,然后箱子被剧烈地摇晃,我就像赌场里的色子一样,在箱子里滚得一塌糊涂。我奋力自救,把身子躺平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我吓醒了,平复一下情绪,惶恐之中还是想搞清楚状态,知道之前的摇晃是侧躺时发生的,于是又再侧躺。这下子马上又被放进箱子里剧烈地摇晃。于是我又只好平躺,直到天亮。

第二天我找了我最敬佩的医生(一位对病人非常真诚的西医),告诉她昨晚的怪事。她告诉我那是眩晕症(Vertigo)。那一整天,我都想作呕。接下来几个月,都很太平。但是后来恶魔又回来了,而且越来越频繁。

渐渐地,我从所读到的各种讯息,了解到我满嘴的水银补牙,很可能就是祸首。我觉得可能性太大了,因为我们家里,除了我以外,我爸爸也有这问题,而且比我严重。而我们家里,补牙补得最多的,就是我们两个了。而当我搜集了这些讯息做出了这结论的时候,爸爸的水银填充物都拿掉了,因为牙齿都拔掉了。而他的眩晕,也神奇地不见了。于是我决定,我必须把所有的牙齿都重新补过。

之前夜里来得越来越频繁的恶魔,‘神奇地’再也没出现了。我是在做水断的时候,又跟它碰面了,但是轻微多了。(水断会把深藏在体内的毒素引发出来。)那以后,偶尔会再出现,不过都是越来越轻微,根本不用换姿势,而且几秒钟就消失。感觉就是,哦,你来啦!嗨,拜拜!

如果想把水银补牙去掉,请务必做好研究,谨防去除的时候水银毒素大量流出。我当时的牙医做得是否安全,我有点怀疑。我大约是2007年做的,那时候,据我所知,在新加坡‘整体牙医学’是闻所未闻的。


这些年来,还有其他小毛病都改善了,不过我想作为一篇帖子,上述的十四个已经够了吧。身体好转了那么多,有谁能说服我吃素对身体不好,或者对体质差、体质阴寒的人不合适呢?当然上述的一些改善是由于其他因素,我也都写明了。但是重点是,吃素以后,我身体没有变差,反而变好了,不只是变好了,还是大大变好了。我见过太多太多人,告诉我医生(大多数是中医)告诉他们,想吃素是很好的,但是要考虑身体能不能承受。每当听到这样的话,我就得告诉自己,冷静,冷静。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对医生的愤怒。接着是对于现在还有那么多人依然相信医生,感到难以置信。别害人了医生,闭嘴吧。身体越是虚弱,体质越是糟糕,就越应该吃素,远离肉蛋奶剧毒啊!(如果我的这些话显得很狂傲,请看这里,还有这里。)

当有人告诉我他不能吃素,或者就算吃素,不能吃生菜,不能吃水果,因为太阴太寒的时候,我总喜欢用我容易冰冷的手做测试。我还没遇到比我冷得厉害,冷得快的对手。我这么阴这么寒的体质,都能坚持吃素,都能越吃生食越健康,为什么?因为医生的话,我听都懒得听。当然,我并不是说手脚容易冰冷是件好事。我想说的是,如果真的想吃素,障碍不会成为阻力。想吃素的心愿,会成为绕过甚至跨过障碍的助力。

我吃素以后是不是变得完全健康了?不,绝对不。

我吃素以后,是不是有时候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怪情况?有,绝对有。

但是,哪怕我身体出现再怪再恼人的现象,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是因为我吃素,是因为吃生食,是因为吃水果。我天生体弱多病,又长年给这虚弱的身体灌注那么多毒素,我能期望它的康复之路是直线上升的吗?更何况,我还在吃很多不该吃的东西,我还没做我该做的水断啊!有时候,要飞得更高,就必须跌得更低。别随便给素食、生食,蒙上不白之冤。

并不是因为我吃素,所以我的身体没有比现在好。而是尽管我还吃得乱七八糟,尽管我还没好好做水断,我的身体竟然依然给力,比以前好得多。

家人都说我很顽固。但坚持,难道靠的不是那股顽固劲儿吗?

 

说些什么…… say something...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