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母爱

Read in 英语

2010年母亲节写的文章,刊登于联合早报网,今收录于此。

母亲节又要到了。在感念全天下母亲的恩惠的同时,也想给大家介绍一位特别的母亲。

这位母亲有一天怀孕了。为了让肚子里的宝宝有房子住,她在悬崖上找到了一块地方,开始盖起yanwo 03b了房子。这位特别的母亲盖房子不用砖块,也不用水泥;不请头脑精细的大哥帮忙设计,也不请力大如牛的大叔帮忙劳动。她不但一切亲力亲为,连盖房的材料也自我奉献。她用的,是自己身上的唾液。

是的,这位了不起的母亲就是金丝燕。她从自己体内吐出唾液,一层一层地,耐心地筑起晶莹剔透、毫无杂质的小窝。这般辛劳,二十多天以后,终于完成任务了。快要生出来的孩子有温暖的房子住了!

yanwo 04b可是,不知怎的,辛苦盖起的房子竟然不翼而飞了。她无可奈何,只好重新盖起新房。由于产期在即,时间紧迫不说,体力更已不支,分泌液不及初次丰富。她别无他法,只能啄下身上绒毛,再夹杂些小草,仓促地把房子筑起。

然而,可悲啊!这回的一番辛劳竟亦是枉然,好不容易搭起的房子又再次悄然失踪!宝宝眼看就要诞生了,再怎么辛苦,也不得不第三次筑巢。但是,毕竟是心力交瘁,吐出来的唾液,已然血迹斑斑。yanwo 01b

这位伟大的母亲,我们可能没见过。但是,她呕心沥血筑起的房子——燕窝,我们却都吃过。

yanwo 05b

采窝人冒死攀爬悬崖峭壁

也许我们都没想过,燕窝背后,竟有一段这么辛酸残忍的故事。人类所谓的滋补珍品,是金丝燕为了哺育孩子辛勤盖起的家啊!第三次的“血燕”,采燕人若是未失悲悯之心,不再狠下毒手,也许母燕与宝宝尚可活命。然而却听说有者甚至不顾窝里幼雏尚在哺乳,把小生命倒出,任其活活摔死。采燕人出生入死攀爬峭壁,趁火打劫把弱母幼子逼上绝路,为的只是喂饱中间商的口袋,满足消费者的口欲。

要停止剥削这血染的母爱,最关键一环,莫不是追求补品的我们?把家,还给燕妈妈吧!

yanwo 07

这篇文章,献给为了我而付出了半辈子血泪的我亲爱的母亲。也献给全天下为了孩子而奉献自己的每一位母亲,包括伟大的母亲——金丝燕。

(2010年5月6日完稿,5月7日刊登于联合早报网)

后记:

  1. 人类视为珍品的燕窝是金丝燕造的窝,有别于‘家燕’造的‘泥窝’。
  2. 以上为我所知情形。也许个别情况有异,甚至以上内容有些许差误,这我无从考究,也无意考究。对我而言,重要的是,以动物作为谋利手段,最终只有悲剧收场。首先是动物本身不可能不被迫害,再者,人类迟早自作自受。
  3. 有的佛教徒会问,燕窝是不是素的。燕窝本身不是动物的肉,也许能算是vegetarian,但绝对不是vegan。从道理上说,绝对不算纯素。严格来说,不是纯素,就不是素。若是以慈心出发,佛教徒不该吃燕窝。很明显的一点是,燕窝是燕子的家,是燕妈妈历尽苦辛为养儿育女建筑的家。取燕窝,即盗一家,即灭一家,为之岂非破偷盗戒。再者,采购燕窝连环引发的祸害,佛弟子不可无视。采集燕窝,是玩命的的苦差。若无食客,岂有商贩,环环相扣,斩断恶链,在于你我。己所不欲,勿施于他!

说些什么…… say something...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