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我素——行何素道

Read in 英语

warning chinese 2<<敬告读者

素食,在今天的世界,有很多种。关于这个话题希望日后有时间写个帖子,弄个清楚。在那之前,必须先说说我的来路,并且阐明几个要点。

医生?不不不!

首先,我不是医生,对饮食、医疗等没有任何研究。但是反正,我对医疗、医生,一不信任,二没信心,三没兴趣。我并非天生如此,而是自身的康复经历,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和方向。

好吧,那三无,也并非完全如此。兴趣,还是有一丁点的。但是,已不如过去那样浓烈,也绝不从一般医者获取信息。开个自以为是的玩笑——医生说东我走西,医生指北我往南。我如果想学,想学的是自我康复,想了解的是自然规律,而不是一般所谓的医疗。西医治标,中医治本,这我们都常听到的,也是我自小所笃信。然而非也非也!是药三分毒,无毒不入药。中医三分毒,西医十分毒。以毒攻毒吗?行啊。有副作用吗?当然有啊。值得给自己下毒吗?自己的决定。

我天生体弱多病,自小就是个药罐子。改变饮食以前的青春岁月,我心里最崇高的职业,一是母亲,二是老师,三是医生。医者父母心,不是吗?见过的医生,中医西医,专科杂科,不计其数。医生每回开药方,我都一一乖乖地按时服用。直到我终于发现,医生不但救不了我,而且所言所施,对我几乎无益,反而有害。2006年以后,我从以前的药罐子,成了滴药不沾的反医分子。西医自然是不看,中医呢,我虽然还是把它视为比西医高明,但对我而言,无论中医西医,都害人不浅。我自己也见过,也认识真心想治好病人的医生,所以我并非针对医生这个职业,并非想中伤医生。有机会,也许再细述。简而言之,真正的医者,不该是给病人开药,而是给病人开路——开启病人的智慧,开一条不必吃药的路,让病人知道健康不靠他人,只靠自己。
medicine 3

吃素之路,不医之路

之所以会踏上“不医之路”,明显的起点是吃素的时候。尽管那之前已经对西药逐步敬而远之,但并未完全拒绝药物,还是看中医吃中药。

我为什么吃素?这我很少跟人谈起,因为说起来没什么说服力。我从十多岁开始,有什么烦心事,就往四马路观音堂请求菩萨指引。有一回,我问我是不是应该吃素。答复是肯定的,于是我就开始吃素了。那是2004年初。
charsiew kosong
但没那么简单。我周围一个吃素的人都没有。我也没看过任何关于素食的信息。我几乎是汪洋大海里独孤求素的一只小舟,不知何去何从。除了不吃牛肉不吃鸡肉不吃猪肉不吃鱼肉这些基本的概念,我对素食几乎一无所知。我是个路痴,也从不观察周遭环境。突然吃素,外出时真不知道去哪里吃。一回,到一摊卖叉烧饭的,请他给我白饭就好,不要叉烧,告诉他钱我照给。被轰走了。又,因为工作地点找不到素食,几次都去一摊卖杂菜贩的,那安娣因为我每次都问这道那道菜有没有肉,有一天火了,对我冷嘲道:“吃素的就不吃蒜头!”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有这回事。

过了两三个月,连对我冷嘲热讽的安娣那摊位也没有了,我工作时几乎就是两个红豆面包当饭吃。吃着吃着真的甜得我快吐了。于是动摇了。估计是我自己瞎幻想,搞个什么吃素,都不知道为了什么,到底有没有这必要。上班时,就开始开荤,一个红豆面包,配一个金枪鱼面包。至少不会甜死。

不久以后认识我老公。他和我正好相反,简直是个路通,从不迷路,在我看来,他似乎是新加坡什么地方有什么东西都晓得。就这样跟着他去了很多素食店。天啊!我才发现新加坡素食店到处都是。我如同从乡村走出来的懵懂丫头发现新大陆一样,嘴巴张得大大得合不拢了。实际当然没那么傻样,不过心里惊讶的程度就是如此。我就是这么一个走路都做梦的糊涂蛋。素食店比比皆是,也不明白以前怎么都没看见。从那以后,再也没开荤。也终于原谅把我轰走的叉烧摊主,明白他为什么那么生气。因为,他的摊位,就在我三天两头跑一回的四马路观音堂对面。谁不知道那附近到处卖素食!晕~

又不久,老公从一家素食店弄来一本姜淑慧医师的书——《这样吃最健康》。那是2005、2006年左右的事情。我饮食的又一个转捩点。姜医师对我的最大影响,就是我第一次意识到,体质,是可以改变的。开始吃素的时候,父母姐姐都十分担心。我从小体质虚弱,还吃素,撑得住吗?我可一点也不担心。然而并非因为我明白饮食之道,而是我知道吃素是正确的。看了姜医师的书(以及其他书),我更加坚定,吃素不但不会让我更体弱,反而能让我更健康。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金瓜沙拉

我感到非常振奋,因为从小我一直以为我就是天生体弱多病,没办法的。中医不是总说,按照体质选择食物吗?我是阴寒体质的,就得这样那样,不是吗?中医的忠告总是依各自的体质配药等等,主题是慢慢改善体质,从来不是如何彻彻底底地改变体质。这最多是藏在背后的小小的副题,或者是遥不可及的不知何年何月才有可能慢慢尝试实现的美梦。想想,有多少想吃素的朋友因为一句‘中医说我体质虚弱阴寒,不能吃素’,就此放弃吃素!每当听到有人这么说(而且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了!),我只能心里摇头叹息。这观念多么坑人!

可我为什么要受天生的体质束缚?

我终于明白我不需要永远拥有这样的体质的!这就是姜医师给我的最大的恩惠。我们可以吃出病来,同样地也可以吃出健康来。从小病怏怏的我,一直得到的讯息总是肉药不离才能健康——要吃肉补身,还要吃各种各样的补药。真相却是恰恰相反。

无为而无不为

自那以后,一路走来,学到的,经历的,很多。如今,姜医师的路,已经不适合我。我还是很感激她,但是我的看法,已经不一样了。

这网页重整以前的内容(也就是2014年以前),基本上和许多纯素者的观点差不多。然而如今我所信仰的纯素饮食,已和过去大相径庭。盘算过是否该删除以前的帖子,特别是食谱。因为,那些已经不是我所鼓励大家吃的东西。目前的决定是暂且保留一部分。毕竟相对于一般饮食,还是比较好的,而且也是伴我一路走来,对我帮助非常大的饮食。再者,我自己现在也依然吃那样的饮食。或者说,这才是我还保留食谱的最主要原因吧。自己办不到,能如何鼓励他人?⊙﹏⊙b汗

从结论上说:

  1. 唯一真正健康的饮食,不光要纯素(vegan),而且要水果素。
  2. 要得到真正的健康,光水果素食不够,还必须先做几次长时间的水断。
  3. 我唯一信任的饮食导师,是Loren Lockman。

必须说明:

  1. 从一般人的角度而言,Loren Lockman的论点、方式,是极端的,是荒谬的,甚至是危险之极的。
  2. 我不是盲目追随,而是经过很长时间的迷惘、摸索、思考,终于找到我认为说话符合逻辑、合情合理的人。
  3. 我清楚网络上也有诽谤他的人。我是个谨慎的人,不轻信传扬任何方法的人,自然也不轻信谣言。我只从他在视频上说的、他在网络上写的,去判断他这个人是否可信。
  4. 我并不认为他是完美无瑕的,而他的论点,我也并非都全盘认同。以后我也许看法又会改变,或者不再认可他的做法,又或者会找到比他更值得让我学习的榜样。然而至今,还真是没见过一个能让我那么佩服的。以前每当有人向我询问有关健康讯息,请我介绍书籍、导师的时候,我心里总感遗憾。因为我并没有一个真正能打从心底愿意介绍的人或书,于是只能以询问者的情况介绍一些也许对他有帮助的人或书。Loren Lockman,是我全心全意介绍的,偏偏最棒的往往是最难让人接受的

无为而无不为,不治而无不治

水断(也称水断食,即只喝清水,不摄取任何其他饮料或食物)才是真正健康的起点,才是自然的康复之道,才是人天然的本能。无为,却无所不为。不治任何病,却任何病都治。而平时的食物,最适合人体的是多汁的水果。然而没有好好做过水断的人,身体充满着毒素,是无法吸收水果的天然能量的。

是药三分毒

是药三分毒——我从开始看饮食保健的书籍以来,一直相信这点。推崇这说法的人,也很多。但毒素到底是什么,真正看清并远离毒素的,有几个?

过去看姜医师的书,尽管我十分喜悦感激,但同时我对她的一些论点总感觉无法认同。还有琉璃光的雷久南博士。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饮食导师。Dr McDougall, Ray Kent, Dr N. W. Walker, 等等等等。各种各样的论调,比如东方人不适合吃生食啦,什么油健康什么油不健康啦,什么排毒法有效什么排毒法无效啦,姜早上是药晚上是毒啦,豆类不能和米饭掺着吃但煮饭时加些豆类好啦,用机器榨取水果汁虽然不是很天然但是人体很需要啦,一大堆一大堆……到了后来,我都懒得看懒得听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每一个说的,在我看来都有许多矛盾、不合逻辑之处。我并非否定这些前辈们做出的贡献,而且我自己也从他们处获益良多。然而我的诸多疑问,却无法从他们身上得到解答。我无法视他们为我要学习的榜样。没有人能真正让我信服,直到看到Loren Lockman的视频,我才犹如盲人见到曙光,恍然大悟,茅塞顿开。像我这样的人,要对一个人完全信服,估计很难,他也并未让我百分百信服,但是一句话:关于饮食,我只相信他。饮食,其实就是那么简单,真的就那么简单。是我们自作聪明,把它复杂化了。习惯了复杂,无法回归简单。他所倡导的一些观点,甚至是我这样一个深信生食纯素的人,都感到惊讶。然而惊讶以后,是更多的佩服。喔,我还没提到呢,他不但健康之道解说得让我口服心服,连对恶意中伤的言语的稳重处理,也着实让我赞叹。

然而很遗憾,我自己还无法实践他所推广的饮食之道。有生之年是否能踏上这条路?这是我莫大的愿望。

2015年3月22日

下面是Loren的几段视频。如果能敞开胸怀,放下成见,一定受益匪浅。

说些什么…… say something...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